banner

梦暖凳上霜 | 吕睿祯

2019-07-17 18:50:05 快乐飞艇网站 已读

书生是梦的旅人,他的旅途跨过梦境来到现实,穿越的时光长河犬牙差互,随或明或暗的火苗流淌出烫金的岁月。他读过“不要人夸颜色好,只留清气满乾坤”,他读过“圣人是肯做工夫的庸人,庸人是不肯做工夫的圣人”,他读过“板凳甘坐十年冷,文章不写半句空”。君曾见精益求精的工匠技艺无人传承的泪水,君曾见学富五车的学者门前冷落,君曾见青年人的火光在随着梦消逝。鲁迅先生说“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”,有年轻人接过时代的火炬,以梦作燃料照亮时代的跑道,是该有年轻人驱散冷气,拨开迷雾,发光发热。

我的梦落在过寒风咆哮的山谷,风声撞击岩壁的铁躯,回荡着对旅人的警告。有一团凝固的雪在低声回应,勾勒出一位书生的身形,他把雪润色的诗送给深山作问候语。他比风瘦削,他比雪纯净,他比山深邃。风刃在他的足肤凿出沟壑,白雪模糊他的视线,寒气敲打他的耳膜。群山回响不合时宜的温柔,缠绵他的双腿,陷于雪的情愁。但他仍在迈步,他的远方有片梅林,能止好学的渴。书生跨过学堂的门槛,灰尘列队欢迎他,又在衣角的招手中退场致意。他抚过斑驳的书脊,仿佛游历了玉簪螺髻。他有墨香泡过的骨,流着奔涌的热血,他在书海里洗去了一身寒气。他钻进方块字的身躯,他听见梦的耳语。他愈努力,愈靠近,愈清晰。寒窗映出他坐热了冷板凳,风霜都因他沸腾,在呼啸的狂风中摇曳燃烧。

点击这里为TA投票

风声中裹杂了几声嬉笑,白雪映着宝饰发出刺眼的光芒,惊扰了沉睡的书籍,墨香四溢游荡过同窗的脑海,犹如穿堂的风,却没有引起思潮的山洪。书籍如同蒙着面纱的女郎,灰尘平息了眼波。同窗拨动满身的铜臭味,交织出不成调的靡靡之音,歌唱金玉雕饰的人,声线缠紧了内里的棉絮。他们沉沦在平庸的沼泽,带着梦下坠,上浮的气泡破裂的声响,就和当初的誓言一样。他们有的胸无大志,有的半途易辙,有的走火入魔。风雪埋葬了他们的初衷,熄灭了稚嫩的火苗,凝固在板凳上,成了不可触及的冰锥。

散文组 作者:吕睿祯  作品ID :100240

青年人以梦为马,听闻铁蹄飒飒,品尝人间风沙,照亮十年寒窗。岁月泼墨描绘不出广阔的文化长卷,挥毫写下青年人向时代做出的有力回应,以热爱之名在青春之书点缀星星之火,墨香温暖每一张磨得发光的冷板凳。

“僵卧孤村不自哀,尚思为国戍轮台”是放翁铁马冰河谱出的梦;“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”是乐天晨起盈巾染出的梦;“右银台路雪三尺,凤诏裁成当直归”是义山荒凉残灯刻出的梦。我抓住梦的裙角,点燃不灭的炬火。

前有古人,宋濂负箧曳屣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,后有来者,郭光灿院士潜心研究量子技术,一片赤诚之心换来了炙热的结果,闵乃本院士拒绝了国外伸出的橄榄枝,以他为名的小行星深情地望着莘莘学子,袁隆平院士以青春作肥料,稻谷满载着新生的力量。习主席在新时代发出号召“把牢定盘星,锤炼金刚钻,守护传家宝”,中华文化的瑰宝传给了新一代的年轻人。岁月的脚步来到青年人的身前,把梦的碎片编织出生命的轮廓,等待青年人向它问好。我们能发声,我们该发声,我们要发声!我们品尝前人的硕果,我们响应时代的号召,我们燃起胸中的热血。我们也能沉得住气,我们也该坐得住冷板凳,我们也要传承工匠精神,感受它随着梦呼吸,它随着血奔涌,它随着骨沉淀,我们要往上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