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
梦 | 黄彦萱

2019-07-18 03:18:59 快乐飞艇网站 已读

于是我搭上早上那班拥挤的公交车,回到了自己最开始起步的那座村子,多年未见,老旧的老村子已经大变样。曾经的泥巴路已经变成了崭新的柏油路,各家的房子也已经不再是瓦片房,新修的高高低低的洋房被涂上斑斓的颜色。

点击这里为TA投票

那梦像是在微风吹拂中开始,又在微风吹拂中结束的,像是痴痴地妄想,但它却又很熟悉。我以为它会很快地消逝,但过了好几天,它却还在我的脑子里,好像是在提醒我什么。

散文组 作者:黄彦萱   作品ID :100243

我试着站在曾经柚子树下的位置,向路的那头望去,但在柏油路的另一头,我的视线却被篱笆后面的灰色的墙壁厚厚的挡住,让我怎么也望不过去。

是啊,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总会舍弃什么,那是必要的,但还是不妨往回看看吧,童年总是个重要的东西,更何况有梦提醒呢,那纯真美好的梦,应该是孩童时的梦想被装进了愿望瓶了吧。待到我们慢慢长大时,就会在那些美妙的夜晚被一一打开,让我们惊叹于曾经的天真。

从小我们就听大人们给我们讲述猴子搬玉米的故事,这些我们童年就烂熟于心的故事,又有多少人能够记住它的含义呢?在我们不断地向前时,我们是否还记得曾经的那个拿着木棍奔跑的无忧无虑的孩子呢?

夜幕降临,熟悉的与不熟悉的都慢慢隐没在了黑暗中,只有远方的田野被星星点点的灯光照亮着,抽着烟的老人看着这番场景,感叹道:“再也不黑了,不知是好是坏啦。”

循着童年的记忆,我想找到那株熟悉的柚子树,却不料老家的瓦房已经被拆,柚子树也被挖走,只有几支残破的树枝,和碎瓦砾一起可怜的躺在原是老院子的废墟中,与旁边的红色洋房比,显得格外凄凉。

从乡村到城市,从瓦房到洋房,不管怎么看,都是一种进步,但我却丝毫无法快乐起来,诚然,进步总是好的,世上大多数有志者都以努力来换取进步,以提升自己的高度,开拓自己的眼界,但是否我们在一直向前时,会忘了些什么呢?

我心中不禁有了一丝颤动,那梦中的大片的金色麦田,在哪里呢?我开始怪罪那骗人的梦了,那虚幻缥缈的梦却还是一直萦绕在我心里,使我颇为烦躁。可转眼一想,谁又会和梦计较呢,不是有句话叫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吗?做了梦的我,又在想些什么呢?

我望了望月亮,在漆黑一片的天空,只有那月亮在那微弱的亮着,但仔细一看,在那月亮旁边,也几颗星星,它们互相照应着,使这孤独的夜色多了几分暖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