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
梦的存在 | 谢嘉玲

2019-07-17 14:57:48 快乐飞艇网站 已读

白细胞与病毒的矛盾是不可调解的,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可以,正因为可以,所以和平与发展符合人类的共同利益。两次不同的梦,代表了两种人生立场——舍己利人,还是损人利己;权衡利弊,还是制造矛盾。

春天拥有盎然生机,冬天只有黯然萧瑟,这是必然,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可言。

浮生若梦。这两次梦,反过来说,也是我的两次短暂人生。这像角色扮演:白细胞是守护者,是我们健康的卫士,有自己的职责,它是正义的;而病毒是入侵者,但也是为了生存,是命运使然,它无可厚非。

甘心吗?我心甘情愿。

梦之于我,或许是“传其道”“解其惑”吧。

点击这里为TA投票

初中时,生物课上学过白细胞对病毒的吞噬,不知为何给我留下了印象。当天晚上,我的梦里出现了一小滩黏液一样的东西,这便是“我”了?梦中的我问道。接着,“我”将正常细胞感染,不断扩大。没过多久,一个更大的物体出现,轻而易举地吞噬了“我”,而后一同消失。

据说,梦的存在,是因为人在白天大脑受到刺激,夜深人静后,大脑再把图像投影出来,就形成了梦。梦境中,我们的形态举动,仿佛是按照某个剧本进行的。

白细胞的职责是清扫“我”,维护人体健康。可清扫完病毒之后,它不一样要死去?我冷笑。公平吗?不公平。

似乎是我的执念给了大脑刺激,我又做了一个梦。这次我又是个庞然大物。宿主的身体再被外敌袭击,我要去查看。是病毒,廉不知耻专门搞破坏的东西!我轻而易举地吞噬了它,然后一起被宿主清除。我无怨无悔,毕竟,这是我的职责。

散文组 作者:谢嘉玲 作品ID: 100215